看壹周文娱 >> 正文

陈宝国:属于老戏骨的时代正在到来

时间:2019-03-09 20:29:45 来源:看壹周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演员行业存在明显的两极分化。

  一边是流量圈的疯狂刷脸,大ip里总有他们的身影。

  另一边是实力派们低调演戏,“沦为”流量演员的绿叶陪衬。

  但好像,有些事物正慢慢回到正轨上。

  从去年开始,随着流量作品接二连三地糊掉,实力派似乎也有了点回暖现象。甚至,饭圈文化逐渐渗透到中年男演员圈,以吴京、沈腾、黄渤等为代表的“叔圈”,竟大有和小鲜肉们正面“刚”的势头。

  “叔圈”火了,那么“爷圈”呢?

  如果“爷圈”组团出道,那我觉得,陈宝国一定是其中的c位代表。

  

 

  少年得志,中年亨通

  1974年,陈宝国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后,陈宝国被分到了中国儿童剧院工作。每个演员都有一个电影梦,陈宝国也不例外,虽然被分配到儿童剧院,但他心中从未停止过对电影梦想的追逐。

  1982年,陈宝国主演的首部电视剧《赤橙黄绿青蓝紫》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凭借剧中叛逆青年刘思佳一角,陈宝国获得首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男主角奖。首次担纲挑梁,就一举斩获大奖,这样的成就让陈宝国信心倍增。

  三年后,《神鞭》里的“玻璃花”一角,让陈宝国名声大噪。在那个还没有隐形眼镜的年代,为了将剧中独眼的形象演得真实,陈宝国每天要把一个磨薄了的扣子放进眼睛里,导致了眼镜视力极速下降,眼角膜也出现了问题。

  少年得志,中年亨通,在30多年的演艺生涯中,陈宝国饰演了许多有血有肉的角色,从《大宅门》的“百草厅”到《大河儿女》的“贺家窑”,从白景琦的玩世不恭到贺焰生的坚韧不拔,从血性汉子、恂恂君子,到带着土气、霸气、匪气、痞气的各种人物,他总能将一个历史河流中的小人物演绎成属于自己时代的大人物。

  从艺数十年,他视演戏如生命

  “影视表演有很多手法,可以去抠,但是如果你想出人物,还是得体验生活,演员不是神仙,不可能凭空从身上生发出另一个人物,如果你不体验生活,找不到一个角色的种子,一个形象的模特,人物从何处来,又到何处去?”

  这是陈宝国用近30年的演艺生涯总结出来的经验。他视演戏如生命,为了深入角色,陈宝国对自己下得了狠手。演《茶馆》的掌柜王利发时,陈宝国剃掉了自己的两条浓眉,拍完中老年的戏份之后,陈宝国整整瘦了16斤,生病发高烧也不敢告诉剧组,自己偷偷摸摸的去医院打吊瓶;在饰演越王勾践时,为了一个3秒钟的镜头他差点把命搭了进去;《北平无战事》的徐铁英是个察言观色的“小人物”,玩弄权术让人恨得牙痒痒。在拍摄五人小组审判会议时,陈宝国连续三天没有一句台词,只是坐在一旁给别人作反应,拍到后来导演都觉得不好意思了,陈宝国却毫不在意。《老农民》中的牛大胆是陈宝国演的第一个农民角色。全剧他一共有一千多场戏,从春节后进组一直拍到夏天才杀青,牛大胆两件棉袄不离身,冬天湿冷夏天捂汗……在六个月的拍摄期,陈宝国把自己关禁闭,不与任何人聊天、吃饭,把自己放空,沉浸在牛大胆这个角色里。

  没有灵魂的角色我不接

  演戏多年,陈宝国接戏有两点硬核标准:第一,故事,第二,性格,一个人物要有人情、人性在,不然人物没有灵魂。

  正如《大宅门》里的白景琦。陈宝国说,白景琦是他艺术生涯里50年难遇的角色。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人物,从小顽劣,交日本朋友,杀德国兵,与仇家女私订终身,为女人坐过清朝的大狱、蹲过民国的监牢,从幼年到暮年,一部戏就写了这么一个人。为了演好白景琦,陈宝国用了足足三年的时间。最后播出时,白景琦可歌可泣的民族气节也感动了亿万国人,创下了那年的收视记录。

  正因为对人物性格细节的要求让他与编剧高满堂仿佛找到了彼此的知音。没演过农民一直是陈宝国的遗憾,当高满堂带着《老农民》的剧本雏形找到他时,一种久违的感觉油然而生。而陈宝国也用了五年的时间来等待这个角色。

  创作时,高满堂走遍了5个省,采访200多个人物进行取材构思、调研论证,每次取材路过北京,高满堂都会找到陈宝国,把自己听到的故事转述给他,他们一起讨论牛大胆的形象,他的思考方式,还有为他设计一些戏的片段等等。这样参与式的创作模式也让陈宝国充满激情。

  很多男演员一旦上了一线二线,常挂在嘴边的话是:不重复角色。但是真正对演技自信的演员,永远不可能演出重复的角色。

  比如皇帝戏,通常古装剧很容易让观众产生雷同感,但陈宝国却让每个角色独立而鲜活。他演过《汉武大帝》的汉武帝刘彻、又演过朱元璋、还演过《大明王朝1566》嘉靖帝,但每个帝王既不会重复,也不会让观众感到隔阂。刘彻那句掷地有声的“寇可往,我亦可往”听得人血脉偾张!

  实力宠妻37年

  其实除了拍戏,陈宝国鲜有机会出现在公众面前。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在2015年一次颁奖典礼上的真情流露。 那一年他凭借《北平无战事》、《老农民》、《湄公河大案》、《原乡》、《大河儿女》五部剧获得第30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男演员奖,这也是陈宝国从艺40年来第五次获得飞天奖。

  在接过奖杯时,陈宝国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在现场向夫人赵奎娥高呼,“奎娥,我爱你!”看惯了演员们的爱恨情仇,真爱这件事就显得更加难能可贵。

  陈宝国的妻子名叫赵奎娥,曾经也是影坛的实力派女演员,提名过金鸡影后,拿过飞天最佳女配。俩人是中戏的同学,谈了八年恋爱才修成正果。

  而在他俩爱情的“八年抗战”中还有两个有意思的小插曲。70年代末,陈宝国花了4个月的工资买了一辆红色的凤凰牌女自行车送给赵奎娥,结果这定情信物还没来得及寄出,车停在中戏大院,车棚着火了,这礼物被烧得只剩下两个车轱辘,让陈宝国懊恼不已。上世纪八十年代,陈宝国第一次出国到东欧,身上揣着250美金,一到目的地就直奔购物区,戒指、大衣、水晶灯,身上的钱花得一分不剩,全都是给赵奎娥买的,后来还是跟同行的人借了钱。看来,无论当年还是现在,宠妻狂魔表达爱的方式都一样,就是二话不说,买买买。

  虽然结婚已经37年,但俩人依然恩爱如初。在媒体面前,陈宝国和妻子都特别低调,既不刻意避嫌,也不炒作夫妻档,有合适的戏就一起演,《咱爸咱妈》、《京华烟云》、《穷爸爸富爸爸》等,戏里戏外俩人都相敬如宾,成了娱乐圈的模范夫妇。

(责编:方真)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友博国际棋牌官网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友博国际棋牌官网

友博国际棋牌官网排行